富裕美丽的偷盗成癖女患者

时间:2013-3-13 点击:463 发布:谢老师

  老尹是解放军某医院的骨伤科专家,他有一个女儿叫尹莹,刚从军医学校毕业,也在她父亲所在的医院当护士。尹莹长得非常漂亮,身段完全像舞蹈演员的身段,纤细,圆实。尹莹自上军医学校开始身边就一直不乏疯狂的追逐者和痴情的崇拜者,不少认识尹莹的人都认为尹莹是一个完美的姑娘,她是那种极为罕见的能够给男人带来各方面满足感的女性。

然而,眼睛常常会蒙骗灵魂,人在用眼睛欣赏美丽的时候,常常会忘记用心灵审视美丽背后的丑陋和恶劣。前不久,尹莹因一系列盗窃事件弄得整个医院沸沸扬扬,凡认识她的人都感到难以思议,他们都在苦思冥想一个答案:尹莹的父亲是教授、专家,母亲也是副教授,尹莹她到底偷人家东西干什么?难道尹莹真的就不明白偷东西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吗?

    一只精美的眼镜盒使她失去男友,但她仍照偷不误

    大多数人都认为尹莹偷东西是一念之差,因为她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也有人认为尹莹本身就是一个伪君子,她表面上看起来文静、诚实,内心里却非常贪婪、自私。还有人认为尹莹的偷窃行为与其父母的品行有关,他们的观点是,尹莹喜欢偷人是跟父母学的,尹莹有偷人的习惯证明她父母也有偷人的习惯。在尹莹工作的那家军医院里,什么样的评价和议论都有,尹莹的父母为此承担了极大的舆论压力,他们在无奈之下选择来看心理医生。

“我怎么养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女儿,她不仅毁了我的名声,而且也毁了自己的前程――医院领导已经对她做出处理,不让她当护士了,让她搞卫生、扫地,丢人呀,丢人!我和她妈恨不得宰了这个畜生!你,你给我跪下,跪下,你当着心理医生的面说说你为什么偷人家的东西,你昏了头了!”

    尹莹的父亲老尹一来到我的诊所就显得非常激动,他让尹莹给他跪下,并且举起巴掌想打尹莹。尹莹和她的母亲只管一个劲地哭。

     从老尹在女儿发生盗窃行为之后的一些情绪反映中我可以看出,老尹对女儿尹莹的教育方式是简单粗暴的,而非建设性的。另外,老尹过分看重自己的面子,而没有冷静探究女儿接二连三发生盗窃行为的背后是否有更复杂的心理动力因素。

    “尹教授,你能不能告诉我尹莹一共发生了多少次盗窃行为,第一次盗窃行为发生在何年何月何地,偷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我问老尹,希望他能把注意力转移到与治疗有关的话题上。

    “偷了多少次,你让她自己讲!数都数不清啦!她竟偷了她男朋友父亲的眼镜盒,让人家发现了,男朋友也丢掉了!”

     尹莹的父亲还是在情绪的漩涡中打转,他根本没法从正面回答我的问题。针对这个情况,我让尹莹的父亲暂时离开治疗室,我打算和尹莹及尹莹的母亲好好谈一谈。“小尹,能告诉我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偷东西的毛病的?”我非常有耐心地问尹莹,但尹莹说什么都不开口,只是一味地将头压得低低的,表现出极度自卑自责的样子。倒是她母亲向我讲述了她偷窃行为的一些情况。

尹莹的母亲对我说,尹莹小时候是个非常听话和懂事的孩子,别说偷人家东西了,就是人家给她东西她都不敢要。然而,从初中的时候开始,尹莹开始学着偷人家东西了,她第一次好像是偷了一个政治老师的随身听,幸好没被人家发现。后来,她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偷人家东西,大到手机、项链、小到钢笔、袜子,反正想偷什么就偷什么。由于她长得文静漂亮,平时见人很有礼貌,再加上我们家里的情况也比较好,所以几乎没有人怀疑过她会偷东西。

“难道她的这种行为从来没有受到过惩罚吗?”我有些疑惑不解,所以打断了尹莹母亲的叙述。

“惩罚过,怎么能不惩罚呢?她偷了东西一旦被她父亲发现,她父亲就会将她往死里打。她上军医学校第一学期交了个男朋友,那个男朋友人很好,家里条件也非常不错,父母都是成功的商人。但是我们尹莹她不珍惜啊,她竟把男朋友的父亲从土耳其带回来的一只精美的眼镜盒偷走了!你说你连眼镜都不戴,要人家眼镜盒干什么呀!人家当场就发现了,她男朋友的父亲坚决反对儿子再和尹莹来往,尹莹就这样和男朋友分了手,你说这遗憾不遗憾!尹莹的男朋友和尹莹断绝关系之后,尹莹哭得死去活来,有一阵子就像得了抑郁症似的,不吃不喝,也不和人说话。但是她很快就把这个教训忘了,没过多久,她又偷了同宿舍一个同学的香水。”

    她说偷东西是为了报复父亲,因为他爱过一个不该爱的女人 第一次为尹莹做治疗我竟没有能和她搭上一句话,我只不过是从她母亲那里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尹莹的盗窃行为可能不属于利欲型盗窃行为,而很可能是属于一种想通过盗窃行为引起父母尤其是父亲对她关注的病态行为。为了证明我分析的合理性,我特意安排了一次对尹莹的单独治疗。

“小尹,我想和你谈谈你的父亲,行吗?”我心平气和地对尹莹说。

“我不想提他,我恨死他了!他不是我爸爸,我也不是他的女儿,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我希望他早点死!”尹莹提到父亲的时候,恨得咬牙切齿。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小尹,我没有想到你这么恨你的父亲 。我能理解你这种痛恨父亲的心理,因为第一次和你及你父母见面,我便发现你父亲对你的教育方式不够人性也不够理性。你恨父亲是不是这个理由呢?”我问尹莹,希望她能向我说出恨父亲的真正理由。

“不,不是因为这个。他对我是非常粗暴,经常打骂我,但这些我都能忍受。我恨他的真正理由是他背叛了我妈妈,他爱过一个不该爱的女人!”尹莹对我说。这又是我没有想到的一个秘密。

“能继续讲下去吗?你父亲爱上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当尹莹想把话收回去的时候,我引导尹莹把她和父亲之间恩怨继续讲下去。

“过去,父亲是我心中最完美,最受崇拜的男人,我非常非常爱他,他也非常非常爱我。在我上初中的时候,一天我因为身体不适提前从学校回来,当我打开房门时,我发现我父亲和我二姨睡在床上。我当时气得差点昏了过去,我抓住一壶开水向我父亲和我二姨泼过去,结果不仅没有泼到他们俩个狗男女,还让我父亲将我痛打了一顿,他用双手掐住我的脖子,差点把我掐死过去。从此以后,在我心中父亲的正面形象就改变了,他由我的偶像变成了我的仇人。”尹莹对我说。

“这件事你母亲知道吗?你告诉过母亲吗?”我问尹莹。

“我妈妈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不敢告诉她,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她要知道这件事她肯定会自杀。我妈妈她很善良,也很懦弱,她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残酷打击:一个是自己的丈夫,一个是自己的亲妹妹,俩人勾搭成奸。”尹莹将牙磨得嘣吱吱响,她的表情中流露出了她对父亲的憎恨。

“小尹,这么说你偷东西与你父亲的婚外情有关?”我问尹莹。

“对,算你是一个真正的心理医生,我就是要报复他。他最爱面子,我就是要让他丢尽面子。他希望我成才,我偏跟他反着来,我要成盗窃天才,而不是读书天才!”尹莹对我说。

哦,尹莹的偷窃行为原来是为了报复父亲。尹莹的这种动机显然是不理性的,因为她在报复父亲的同时也报复了母亲,自己也难免遭到报复。难道尹莹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我怀疑尹莹习惯性偷窃与品行毫无关系,与报复父亲的婚外恋也没有必然联系 既然尹莹偷窃行为的心理动力是仇视与报复父亲的动机,那么我的治疗便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弗洛伊德创立的精神分析疗法。精神分析疗法侧重于从无意识的角度来看待人的行为,它认为几乎所有的人的心理问题都与人的特定经历尤其是创伤性经历有关。由此,我认为,尹莹在发现父亲与二姨有婚外恋之前对父亲有强烈的恋父情结( Electer complex),而当她发现父亲与二姨有染后无意识世界产生了“父亲背叛了她的爱”“父亲其实爱的是二姨而非自己”的挫败伤害,这种挫败伤害在她的潜意识世界没有得到正确处理从而转化成一种非理性的行为。

在接下来的治疗中,我把自己的分析告诉了尹莹,并反复向她强调一个道理:放弃爱列屈拉情绪就能够消除仇恨与报复心理。另外,我还使用了信仰疗法和认知疗法,努力使尹莹接受一个永恒不变的精神法则:宽恕是解决一切仇恨和痛苦的最佳良药,宽恕了别人也就是宽恕了自己。然而,我的任何一种分析和劝导似乎对尹莹都没有用,她拒不接受我的任何观点,她坚持要报复父亲。说真的,我越是走近患者的心灵,越是对精神分析疗法的一些观点提出质疑。我弄不明白,人为什么会有一种“明知故犯”的心理倾向呢?有些情况下,我们明明知道某些行为是错的或对我们自己有害的我们却还是要这样做,难道这些仅仅是潜意识的作用吗?正当我对尹莹的偷窃行为的心理机制一筹莫展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尹莹的父母跑来对我说,尹莹又偷了医院里一名医生的军功章,这次尹莹有可能被开除军籍或被记大过。

尹莹的这次偷窃行为距离上次的偷窃行为还不到一个月,而且她正在接受心理治疗。尹莹这次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偷窃行为使我一下子清醒了,我怀疑尹莹习惯性偷窃与品行毫无关系,与报复父亲的婚外恋行为也没有必然关系,而是与大脑生理机能活动异常有关。具体地讲,就是我怀疑尹莹患有盗窃癖。盗窃癖属于扩展型强迫症的一种类型,引起这种心里疾病的原因主要是位于大脑深层中央部分的扣带回生理机能出现了问题。

当我把我的新的诊断意见告诉尹莹的父母时,他们对我的诊断意见做出强烈的情绪反应。

“你这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女儿根本不可能有大脑问题,根本不可能。算了,我们不需要在你这儿治疗了,我们走了!”老尹的情绪非常激动。

“尹教授,你是医生,是专家,你应该比一般人更能接受我的观点。新的研究证明,过去曾一度被认为是心理问题或品行问题的,现在都被证明是大脑生理机能问题或与大脑生理机能问题有关。”我耐心地对尹莹的父亲讲。

“算了,别说了,让你越说越复杂了,我们不会再听你说半句话!”尹莹的父亲对我发起火来。

“尹教授,你先别这么激动,我想和你打个赌:假如你女儿的大脑经检查没有问题,我愿意付你十万元。假如检查出来有问题,你只需付我一千元。你看,行吗?”

我也动起火来。我甚至怀疑尹莹的父亲也有大脑问题,因为他有明显的对立症倾向。

尹莹的父亲不知是经不起十万元的诱惑,还是对立症在起作用,他同意与我打这个赌。四天之后,我们带着尹莹在上海一家知名医院核医学科为尹莹做了SPECT脑部显像,显像结果表明,尹莹的大脑额叶皮质活动明显减退,而扣带回活动却异常活跃。这正是尹莹习惯性产生盗窃行为的真正原因。新的研究证明,大脑额叶尤其是额叶前部与控制冲动、对行为的结果进行分析预测、经验储备有直接关系,但当这一区域出现问题时,人不仅不能有效的控制冲动,而且会出现不能汲取经验教训、重复犯错误的情况。而扣带回出现异常活动则是强迫症与扩展型强迫症发病的基础。因为尹莹的扣带回有问题,所以在特殊情景下她就会产生一种不偷东西手痒,不偷东西心慌的病态心理。

在可视性证据(SPECT脑部显像图)面前,尹莹的父亲终于信服了我的判断。后来我先后为尹莹服用了相应的治疗药。尹莹服药至今已经四个多月了,她还没有发生过一次偷窃行为。

尹莹的个案使我更加相信,有时候一万句富有哲理的话语,顶不上三元钱的药片,因为当大脑出了问题之后,人会对正确的东西做出不正确的反应。而生活中的道理只是对健全的大脑有用。

[打印格式]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内容: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