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

时间:2012-6-12 点击:453 发布:张老师

卡伦霍妮认为导致神经症最根本的原因是焦虑。然而焦虑是什么,是指个人面对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而产生的渺小感、孤独感、软弱感、恐惧感和不安全感。我们内心种种自发的、不自发的反应都是来面对和抵抗焦虑。

关于逃避生活和自我折磨

神经症患者往往意识不到他自己的焦虑,而仅仅意识到由此而产生的后果。例如,他可能无法专心工作;他也可能出现多疑症患者的恐惧,例如担心体力活动会使他发作心脏病,害怕过度的脑力劳动会使他神经崩溃等。

与精神病患者不同,神经症患者老是禁不住要怀着痛苦的敏感,把现实生活中成千上万不符合他头脑中幻想的琐事放在心上。因此,她对自己的评价自然会摇摆不定,一会儿觉得自己无比伟大,一会儿又觉得自己一钱不值。他随时随地都可以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就在他最相信自己具有不同寻常的价值的同时,他又会惊奇于别人居然认为他十分重要。或者,就在他觉得自己十分可怜、十分低贱的同时,他又会因为别人居然认为她需要帮助而感到愤怒。他的这种敏感,可以比之于一个周身疼痛的人,任何一点最轻微的接触都会使他立刻退缩。他很容易感到伤害、蔑视、冷落、渺小,并相应的报之以复仇般的憎恨心理。

事实上,我们似乎是在竭力摆脱焦虑或是避免感觉到焦虑。这样做有种种理由。最一般的理由是:强烈的焦虑是一种最折磨人的心情。这可以理解为什么一些人选择苦行或者挥霍来纾解这种内心的焦虑的折磨,比如那些长年累月的困苦的旅行,无法抑制的购物欲望,参加一些似是而非的心灵培训课程。

和自残一样,自我折磨都是为内心无法抒发的痛苦寻求一种出路,一种发泄的手段。当内心的冲突堆积到一定程度,那种痛苦无处发泄,如果自己又找不到合适的排解手段,自我折磨就是一种变相的发泄,一种自我的以毒攻毒。

焦虑如何影响我们

通过自身的非理性性质,焦虑向我们提出了一种含蓄的告诫——我们身上有什么东西已经出了问题。因此,这实际上是一种警报,它要求我们彻底检视我们自己。我们中间没有任何人会喜欢这种警报,甚至不妨说,我们最反感的就是意识到我们必须改变自己的某些态度。不管怎样,一个人越是无能为力的感到自己正陷身在恐惧与防御机制的错综复杂的罗网之中,就越是紧抱住自己的妄想不放,坚信自己在一切事情上都是正确和完美无缺的,也就越是会本能地拒绝任何暗示——即使是间接的含蓄的暗示——不承认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出了问题,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必要改变自己的态度。

当今世界,物质充沛,而人的精神越来越空虚,这显然与物质决定精神的理论相矛盾!照理讲,物质满足了,人就寻找精神满足。不用为温饱担忧了,人的攻击性应该会减少,从而寻找与他人的和谐相处,寻找精神方面更大的发展。可是,实事上,人们却更加地追求权力地位金钱,这些追求必然会伤害他人影响人际关系,同时人们内心又有对爱与他人的认可的病态需要,这二者之间的矛盾的不可解决,就是当今神经分裂症的主要原因。

爱的缺失迷茫而无助的人

在满足自己对爱的饥渴时,神经症者会遇到一种基本障碍。他可能成功地获得他所需要的爱,但他却并不能真正接受这种爱。我们本期望看到他接受和欢迎任何给予他的爱,就像久渴思饮的人那样急不可耐。事实上,这种情形虽然也发生了,但却仅仅是暂时的。

当一个人知道自己被人爱的时候,他所患的情景神经症状即使十分严重,也有可能完全痊愈。即使患者患的是性格神经症,这种关心——不管它究竟是爱,是一种兴趣,还是一种医生的关怀——都足以减轻焦虑,并从而改善患者的状况。

任何形式的爱,都可能给神经症患者一种肤浅而表面的安全感,或甚至是一种幸福感。然而在内心深处,他却不相信它,对它表示怀疑和恐惧。他不相信这种爱,因为他固执的相信没有任何人可能爱他。这种不被爱的感觉,往往是一种自觉的有意识的信念,它不因任何事实上相反的经验而动摇。的确,它可能因为被视为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而根本不反映在人的意识里;但即使它模糊不清,它也仍然像它经常被自觉意识到时那样,是一种坚不可摧,毫不动摇的信念。同样,它也可以隐藏在一种“满不在乎”的态度下,表现为一种玩世不恭的傲慢,这样它就很可能令人难以发现。这种不被人爱的信念,极其类似那种不能够去爱的状态;事实上,它正是对那种不能去爱的状态的自觉的反映。

对这种人的爱不仅可能遭到怀疑,而且还可能激发正面的焦虑。这就仿佛是:屈服于一种爱即意味着陷入罗网不能自拔;……神经症患者在开始意识到有人正给他真正的爱时,往往可能产生极大的恐惧感。

爱的证实还可能产生对失去自主性的恐惧。正如我们即将看见的那样,情感上的依赖,对任何没有他人的爱即无法活下去的人来说,都会成为一种现实的危险,所以,这种人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地避免他自己的任何正面的情感反映,因为这种反映会立刻导致失去自主性的危险。为了避免这种危险,他必须蒙蔽自己,不让自己意识到他人确实是善意的和友好的;他会想法设法地消除一切爱的证据……

我们可能很难发现,在所有那些古怪的虚荣、自负、要求和敌意后面,有一个正在受苦的人。他感到自己已被永远排除在一切使生活值得一过的欢乐和享受之外;他意识到即使他得到了他希望得到的一切,也不可能真正享受它。……一个像这样完全被关在幸福大门之外,不可能获得任何快乐的人,他要是不对那不属于他的世界充满仇恨,那他倒真成了名副其实的天使了。

(转自第一测评网)

[打印格式]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内容: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