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灾后如何应对心理危机

时间:2015-5-18 点击:184 发布:张老师

教师灾后如何应对心理危机

“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大批心理援助队伍奔赴灾区第一线,对幸存者、罹难者家属、救援人员等展开心理危机干预,但是,有一个群体却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这就是身处灾区、亲历灾难,还要对学生进行灾后心理干预的人民教师。

“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大批心理援助队伍奔赴灾区第一线,对幸存者、罹难者家属、救援人员等展开心理危机干预,但是,有一个群体却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这就是身处灾区、亲历灾难,还要对学生进行灾后心理干预的人民教师。

灾情发生后,对灾区教师进行及时而有效的心理危机干预是非常必要的。如果教师的心理压力不能得到及时的缓解和干预,其负性情绪和负性认知既对教师自身及其家庭有害,又会影响到教学与教育工作;教师不仅难以引领学生走出心理阴影,甚至还可能加重学生的心理创伤。这对于灾区师生的心理重建是极为不利的。反之,如果教师的心理调适能力增强了,一定会对学生的心理健康起到良好的引导作用。

一、灾区教师心理危机的表现

1,躯体性反应

在巨灾发生后的相当一段时期内,受灾教师出现了一些躯体性不适,表现为出汗、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口干、咽干、咽痛、嗓子发堵、难以放松、失眠、多恶梦、心悸、容易感到疲劳、头昏脑涨、尿急、尿频等焦虑状态。严重者还出现了幻觉、妄想等症状。

2,精神性反应

(1)恐惧感

“5·12”大地震来势凶猛,许多教师正在教室里上课,无防备地亲历了强地震。他们感到跑动困难,目睹房屋摇晃、大地发疯似地抖动,听见楼房撞击开裂的声音和恐怖的地音;他们眼睁睁看着亲友、同事、学生在一瞬间被埋、被砸、被压致伤致死的血腥惨景;也看到了大地震在顷刻之间将美丽的校园变成一片废墟,自己苦心经营的家园在几分钟之内被夷为平地;他们也经历了断水、断电、断煤气、通信中断、道路中断、无热水热饭、短期食品匮乏、亲人联系不上等非常态生活。而这一幕幕又是那样的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加之余震不断,有裂缝的楼房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许多教师在震后谈“震”色变,哪怕周围只有一丁点的动静也会产生惊悸,在狭窄的巷子里走路或在黑暗的室内也会产生惊惧感。

(2)无助和绝望

地震这种人类无法抗拒的力量使人目瞪口呆又无能为力,由于从未有过类似经历,凭仅有的知识经验也无从面对。侥幸逃脱的人也不知道哪里是安全的,不知道如何施救,不知道救援人员什么时候能来,不知道被困被埋的人什么时候才能被救援人员救出来。从小就被灌输并相信的集体力量在受困的时刻暂时不能看见,这使他们感到孤立无援、无助和绝望。

(3)强烈的负罪感和挫败感

特大地震带来的灾害非人力所能控制,但有些灾难亲历者却善意地将某些生命、财产损失的原因归结为自己的决策失误,由此而产生强烈的懊悔心理和负罪感。有亲友在灾难中亡故的幸存者则容易出现“否认”灾难后果,选择性地遗忘已经发生的变故。还有一些人则会表现出易冲动、易激惹、回避事实的精神状态。而在恢复教学的过程中,灾区教师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安抚学生,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但是他们在这方面的专业知识非常欠缺,这更加重了他们的挫败感。

(4)注意力不集中

上课时的专注度降低,周围稍有较大震动例如大货车或其他工程车辆路过,都会引起恐慌,注意力难集中到课堂教学上。

(5)人生无常的宿命感

大地震摧毁了许多人曾经为之追求和奋斗的东西,奋斗的结果一夜之间化为灰烬,这使他们对未来失去了信心,产生了消极的宿命情绪。

3,社会功能影响

受灾教师群体的社会功能普遍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有些教师虽能照常工作,但由于注意力下降,精神疲惫不堪,教学效果大打折扣。有些教师则由于受刺激较大,自控能力下降,容易对自己或学生造成二次伤害。还有一些教师由于恐惧地震和余震,不能安心于本地工作,想调动到无地震地区,“身在曹营心在汉”,这势必影响教育教学。社会功能受损程度较重者则不得不减少工作量甚至无法正常工作,尽量回避或完全回避必要的社会交往。

二、灾后教师心理危机的成因

在巨灾中,教师被公众赋予了很高的期望,这使得普通教师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心理压力,更加重他们的自责与内疚心理。人们误以为教师都拥有比别人强的心理素质,拥有比别人多的心理调节技巧和能力,因此灾区教师群体的心理问题容易被人们所忽视。其实,灾区教师本身也是受害者,也是大灾的亲历者,其心理也会出现危机。教师身处人口相对集中的学校,而汶川大地震中校舍倒塌数量颇多,教师要面对大量曾经熟悉的面孔和身影在瞬间血肉模糊或永久消失,他们心理上的创伤会比一般受灾人群更为严重。加上财产损失,更使得他们不得不承受震灾带来的多重压力。同时,他们又肩负着教育学生。完成教学任务,组织学生活动,安抚学生心灵的职责;除了繁重的教学任务外,还需要加强学习以提高自己应对灾难的心理调节能力和处理学生心理问题的能力;他们还是家庭中的顶梁柱。重重压力使他们在灾后一直处于忙碌状态,照顾学生和复课使他们几乎没有时间考虑家庭,自身的心理问题也得不到及时疏导。因此,受灾教师群体的心理危机在震灾后尤为突出。

三、灾后教师心理危机干预

要对灾区教师进行及时的心理调适,尽快医治他们受伤的心灵,使他们尽早走出震灾的阴影,重建生活的勇气和信心。大地震会对经历这场灾难的人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这种压力是一种破坏性压力或极端压力。对破坏性压力产生的后果进行心理干预是必须的。强大的自然灾害后人们的心理反应有时候近似于PTSD,出现此症状的人被称为“灾难症候群”,PTSD从产生到恢复平衡要经历三个阶段:(1)惊吓期。(2)恢复期。在恢复期中,受灾者会出现焦虑、紧张、失眠、注意力下降等,这与通常所说的“后怕”相仿。(3)康复期。在康复之后,心理重新达到平衡。

灾区教师的心理危机干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也要经历这三个阶段,我们不能只重视“惊吓期”这一个阶段而忽视了后两个阶段。根据国际经验,灾后心理危机干预,至少要持续二十年。

灾后教师心理危机干预还要重视教师作为灾难受害者与作为学生心灵辅导者的双重身份。在对灾区教师进行灾后心理危机干预的时候需要兼顾教师自身的具体情况和教师作为教育工作者对学生心灵重构的巨大作用。

首先,应当组织专业化并能长期合作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团队对教师作全面的心理跟踪测评和诊断,进而有针对性地对灾区教师进行心理安抚与调适,使他们重新树立起对生活的信心,重建教育理想和信念。对患有心理疾病的教师要进行专业的心理治疗。只有心理恢复健康的灾区教师才能重返讲台进行教育教学和安抚学生的工作。除了心理咨询和治疗之外,学校也可以利用政治学习、校会、年级会、升旗仪式等平台,对教师进行理想和人生观教育。要充分利用学校课程资源优势,进行相关知识重建,用科学知识改变不良认知。还可以开展丰富多彩的集体活动,如运动会、文艺演出等,使教师加强与周围人的交往沟通,宣泄不良情绪,走出地震阴影。还可以开展各种比赛活动,如讲课比赛、毛笔字比赛、辅导比赛等,使教师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正常教学中来。当然,教师的心理问题要真正解决,还需要社会给予大力的支持和帮助,这种支持不仅是精神层面的,还要有物质层面的,以解决灾区教师的各种后顾之忧。

其次,要加快对灾区学校教师心理辅导方法和技能的培训。要教给教师进行自我心理调适的方法与技巧,再由教师向学生传授。灾区教师是心理辅导的主力军,他们比外来的志愿者和专家更容易与学生建立起信任关系,辅导行为更持久。所以,对灾区教师进行心理咨询,最重要的是激发他们在灾后心理援助中的潜能,从而实现自我拯救和拯救别人。在对灾区教师进行心理援助和培训的时候,还要向灾区教师提供相关的资料图书,这些资料要有实用性针对性,要与地震灾后的心理援助密切相关;还要有开放性和多样性,不仅有国内的,还要有国外的,总之是要能真正解决问题的。对教师的心理援助和心理辅导方法的培训也是一个长期工程,需要政府和社会多方面努力才能顺利完成。(转自网络)

[打印格式]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内容: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